永約教會,教會,基督教,基督信仰,基督教永約教會,台北永約教會,大園永約教會,竹東永約教會,永約學神學院 -- 2014.06.01 見證分享【賴仝弟兄/中壢恩友中心】
 
 
首頁 關於教會 最新訊息 傳遞福音 歷程回顧 加入最愛 連絡我們 留言版
 
X
 
會員帳號 :
會員密碼 :
忘記密碼  加入會員
分類清單
瀏覽記錄

2014.06.01 見證分享【賴仝弟兄/中壢恩友中心】    首頁 > 見證分享 > 文章類
2014.06.01 生命見證分享
分享人:賴仝弟兄/中壢恩友中心

一、為了賺錢從事非法行業。
從小,我的家就屬於甲級貧戶,因此,國中畢業後,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賺錢,於是我開始遊走法律邊緣做走私的工作,服完兵役後仍然重操此業。走私的東西包括農產品、香煙、中藥材等,都是以高利潤商品為主。

直到27歲那年,我的身體發生重病,才與走私工作完全斷絕,之前所賺的錢後來全都耗費在醫藥費上,而就在我這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我的妻子也與我離婚了。

剛發病時,我求助於西醫,但醫生檢查不出任何病因,直說一切正常,可是我的腰就是嚴重疼痛,連帶引發腳痛。持續2年都查不出原因,於是轉向中醫求助,當時在國術館、中藥粉及健康食品上所費不貲,健康食品1個月將近30萬,我吃了半年,國術館1個月則是10幾萬,也曾到大陸、香港等地尋訪知名國術館師傅推拿,病痛還是毫無改善。

第3年,到台北市某家最好的貴族醫院檢查,醫生診斷為椎間盤突出,動手術即可痊癒,但手術後過了兩年依然痛得無法走路。於是我心想乾脆找一家公認最爛的醫院試試看,檢查結果是僵直性脊椎炎,再到台大醫院檢查,確認是這個病因,只不過醫生告訴我為時已晚,因所有關節的軟骨已完全受損。直到今天,我的脖子還是不能轉動,無法彎腰穿襪子。

對於我的病,中西醫都束手無策,當時我只剩下一個想法,就是了斷自我。

二、發病後開始接觸傳統宗教。
在朋友的建議下,我開始去打坐。發病前,我是個不相信任何鬼神的人,只相信我自己,既然已經走投無路,還是妥協去宮廟裡打坐看看,沒想到第一次去打坐就「起乩」。

我覺得很莫名其妙,宮主回答我說是他們等我等很久了,然後又講一些聽不懂的天語,還說我應該聽得懂,反正他說什麼我就點頭,其實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。經過一段時間,我覺得凡事都要聽宮主的意思,照他的話去做,根本不是拜神,而是被人操控,因此就離開那個地方。

那時,道教總會剛好在招考爬刀梯,我就繳了5萬元報名,可是去應考時,主辦單位卻推說我的身體狀況不適合,拒絕讓我考試,也不願意退費,於是我就當場翻桌示威,他們才答應讓我考試。

成功地爬到上面後,我歸納出一個心得,別人在爬刀梯之前有很多動作和儀式,其實都是做給人家看的表面功夫,虛晃幾招,根本無濟於事,因為我什麼都沒做,只是在上刀梯前將皮帶勒緊,就這麼一路爬上去了,純粹取決於平衡感。

自從考到法師證照後,我在道教界得罪很多法師,包括幾位常在電視靈異節目裡的法師。我常常破解了他們的法術,像一般人不敢喝茅山道士所端來的茶,或是香煙、檳榔,但我就是毫無顧忌大吃大喝,讓那些茅山道士覺得不可思議,明明啤酒上面都有畫符,會讓我身體不舒服,結果我都沒事。

接觸傳統宗教大約有6年時間,我領悟到所有的經書裡似乎缺少了些什麼,於是又開始尋求佛教,同樣也感覺到佛經有欠缺,但就是不知其所以然。

當了法師後,病情反而愈來愈嚴重,最嚴重時連呼吸都會痛,連上廁都有困難,無法站立,從房間到廁所短短的距離要爬50分鐘。就這樣時好時壞在床上躺11~12年,吃止痛消炎藥、打類固醇都沒效,每3個月就要住院一次,醫生必須要開嗎啡讓發炎指數降下來,以免我的器官衰竭。

三、神奇的死不了經歷
在這10年間,我自殺過10次,只要一打完嗎啡出院,就去找地方自殺。第一次是去跳蘇花公路懸崖,情況非常奇妙,當我著地時整個人竟然是站立的,而且毫髮無傷。

因為沒死,如何爬回平地反而叫我傷腦筋,後來花了好幾個小時才爬上來。既然這樣都死不成,我就開車從花蓮回到土城,隔2~3天身體又開始疼痛,吃止痛藥消炎無效,就再去住院打嗎啡,然後又去尋短。

我在一家文具店買童軍繩,到山上去上吊,結果童軍繩居然莫名其妙地斷掉,依正常情況而言,繩子的斷面應該會參差不齊,但是它卻整齊的像是被人剪斷的,叫我目瞪口呆。我拿著童軍繩去跟文具店老闆理論,老闆反問我是吊什麼東西,當我說是要上吊用,老闆整個人傻眼說不賣給我了,還加倍退錢。

接著,我也曾開車衝撞懸崖尋死,也到過碧潭跳河,跳河時腰上還綁著啞鈴,綁啞鈴的鐵線粗如免洗筷子。最後不是因為啞鈴脫落,而是因為鐵線斷掉,我就是死不了。

6年前,慈濟醫院建議我置換人工髖關節,但換過之後依然疼痛不已,於是我改喝除草劑,喝下之後感覺頭暈,喉嚨與肚子發熱,我擺好姿勢躺在自家床上,預備赴黃泉,但是卻在昏睡3天3夜之後醒過來。

第4天,慈濟醫院的醫生來了,他每隔一星期會來探視我的術後情況,他發現我身上有農藥味道,我說是4天前喝的,他驚訝地說怎麼沒去醫院,要我趕快去醫院洗胃。我說不用去,因為死不了,還說敢跟他打賭,我絕對不會死,後來就當著醫生的面,再喝下一瓶老鼠藥水,醫生嚇得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,我還是說沒事,不需要去醫院。醫生說一般人若不小心喝下老鼠藥,首先聲帶會失聲,然後腸胃會灼熱,但是很奇怪,我就是沒事。

如此反反覆覆,總共尋短10次,最後一次是在東北角海岸,我在那裡待了將近3個月,白天不斷來回行走尋找適合的地點,晚上則是到火車站將手機充電,充完電就回到海岸邊,睡在大樹底下,身旁常有龜殼花、雨傘節等毒蛇出沒。除了找地點,我還一邊觀察計算漲退潮的時間,大費周章地計畫著。

到了執行計畫那天,板橋就業服務站的余小姐恰巧打電話來,問我是否已找到工作,我回答說還沒有,她就再問我目前人在哪裡,當我說在海邊,她直覺地意識到我又要自殺,她叫我不要輕生,到一個空曠的定點等待,到時會有人拿錢給我,我再去板橋找她。

我心想在這裡快3個月了卻未見過一個人,哪有可能?但她不斷遊說我,我就姑且答應,若是又死不成,起碼要為工作做打算。通完電話後,我還是待在原地,等到快漲潮時,就把自己塞進岩石洞裡,卻在海水快要淹過頭時聽到一陣引擎聲,然後被突然出現的海巡署人員從岩石洞裡拖出來。

又是這麼巧合地得救了,於是我就上岸到空曠的地方等待。一個多小時後,一個警察步行路過,就問我為什麼會在那裡,我一五一十地告訴他事情原委,他就從口袋掏出400多元要給我坐車,當我正要離開時,他叫我在原處再等他一下,半個小時後,他帶著一個便當和一套衣服回來,叫我換了衣服之後再坐車去板橋。

四、上帝巧妙安排,接觸基督信仰。
當我一抵達板橋,就打電話給就業服務站,接著就被帶到台北市的恩友中心。10多年前我還在傳統宗教時,最排斥的就是基督教,朋友要帶我到長老教會,我說打死我也不願意去。但是一接觸到恩友中心,我就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定著下來。

到恩友第4天,碰上去年的第一個颱風,我就被人搶劫毆打進了醫院,還沒等傷勢完全恢復就決定出院,回到恩友隔天就跟傳道說要受洗,因為在住院期間,我在病床上翻看聖經,結果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求的東西,就是「真理」。真理就在聖經裡,所以第5天我就決定要受洗。

未受洗前,我腳上的傷口一直未癒合,後來變成蜂窩性組織炎,怎麼治療都不見改善,後來乾脆也不敷藥,打算等受洗完再處理。受洗完不到一個禮拜,在未使用任何藥物的幫助之下,傷口開始癒合結疤。我想這就是聖經裡所提到的屬靈爭戰,因我原本信靠傳統道教,所以決志受洗時,遇到的屬靈爭戰應該比一般人的更嚴重。

五、經歷神的醫治,生命開始改變。
我剛到恩友時走路仍是一跛一跛的,身體無法直立。因身上一毛錢也沒有,無法去慈濟醫院拿止痛消炎藥、打類固醇。但很奇妙的,無論是在受洗時或之後,我發現身上一點都不痛,僵直性脊椎炎的發炎指數突然消失了,一直到現在,我都沒有再吃止痛藥。

後來也回醫院復診,醫生不相信我完全沒吃藥,我知道他排斥基督教信仰,所以也沒跟他多提我的事,經護士在他旁邊提示,他才問我說是不是信了基督教,為什麼以前不信,現在才信呢?

我向他分享傳統宗教與基督教的不同,因為讀了聖經中 神的話語之後,我找到傳統宗教裡所欠缺的真理,並且聖經中所有的話語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運用,也就是說,我們的日常生活都在 神的話語裡面。

至於傳統的道教或佛教都是在談「修行」,非常模糊空泛,該如何修呢?我以前在傳統宗教時也是每天修行,但我還是個性衝、脾氣壞,只要一不高興就翻桌。到恩友接觸基督教之後,現在很多朋友看到我都說我的脾氣變好了,和以前判若兩人。

我的轉變全都是因為聖經,裡面的話語教導我如何運用在日常生活上面。尤其奇妙的是,原本我煙酒不離手,一進入恩友,彷彿是從內心反射出來,一聞到酒味就怕,並沒有刻意去戒,但是煙酒就這樣戒掉了。

在接觸基督信仰的過程中,我並沒有刻意要追求什麼,我願意受洗的原因很簡單,就是在聖經裡面,我領受到以前一直在尋找的真理。

受洗之後,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我的身體,過去這24年來,我終日與藥物為伍,痛苦不堪,回顧這樣的人生過程時,一般人可能會哭得很慘,但我如今能夠用自嘲的語氣分享這個見證,是因為這些經歷都已經成為過去式,如 神的話語所說:「不要活在過去,要活在現在。」

六、靠主得勝,越服事越甘甜。
目前我在中壢恩友服事,因2位同工在廚房裡抽煙喝酒,不遵守教會規定而被革職,所以只剩我一人服事,包括煮飯、募集及載送物資、訪視家庭等等,雖然清晨5點就要起來煮飯,包辦內外各種事務,體力透支,非常辛苦勞累,但是我總是喜樂地和會眾互動,因為這才是服事的態度與精神。

在27歲發病以前,我很有錢,但並不是真正的快樂,接觸恩友中心受洗之後,這段時間才真正讓我有發自內心的喜樂與平安。我也常以我自己為例和朋友分享,或者勸誡會眾,其實大家都過得很好,生活條件上很少有比我差、比我苦的。

從最簡單的一件事來看,以前的我連穿襪子都很困難,你能想像嗎?但我現在跟正常人一樣可以自己穿襪子,這是 神給我的智慧。當時在北恩受洗之後,突然有個念頭,已經20幾年沒有穿襪子、鞋子,很想要穿穿看。我沒有禱告,只是躺在床上想而已,突然就有靈感,拿了衣架做一個輔助道具,從那時候起,我就可以自行穿鞋襪。

自從接觸基督信仰,我每天反覆思想聖經中「撒種的比喻」,每個人出身不同,若是生長在環境不好的家庭裡,該如何打造出自己的一片天,以前的我不敢想,發病之後更是如此,所以完全封閉自己,一年講不到20句話,如今卻能夠滔滔不絕分享見證和 神的話語,和過去的我天差地別,這都是因為 神的介入。

我目前還有負債約一百萬,我到法院跟法官說明自己有誠意還錢,只是無法負擔龐大的利息,只能夠一個月還1千,還本金。如果是以前的我,當不斷地接到法院的提告通知,身體的病痛再加上這些壓力,我一定會輕生,但是信主之後,現在的我能夠泰然處之,有智慧地去處理這些問題。

當我去申請殘障手冊時,社會局的人看我走路正常,拒絕我的申請,我就向局長申訴,跟他說即使現在有100萬在地上,我也撿不到,局長就真的拿幾千塊丟在地上,要我撿撿看,確認我無法勝任如此輕鬆的動作後,才核發殘障手冊給我。我雖然走路正常,卻也很多動作做不到,脖子不能轉,腰不能彎,所以算是殘障,原本的職業大貨車駕照也調降為最小的自用車駕照。

在這些過程中,我體會到人情的冷暖,生病時無依無靠,連家人也不願伸出援手,流浪在外20年。我的人生可以分成3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是國中畢業,滿腦子想賺更多的錢;第二階段是發病後到一年前,滿腦子想的是如何自殺;第三階段就是現在。

目前我的肋骨已經壓到肺部,隨時可能肺纖維化,導致死亡。另外,身體裡面也有腫瘤,不曉得是良性或惡性,脊椎有好幾個彎成90度再90度的彎曲,嘴巴也無法張全開,這都是僵直性脊椎炎引起的,全身所有關節都會受到牽連,最嚴重時就會跟植物人一樣。

人生彷彿一場夢,我從沒想過有一天可以站在台上,或到電台分享生命見證,接受訪問。當發病之後,我什麼事都不敢想,更甭論去幫助人,都是因為 神,當我在最困難、最低潮的時候,祂彰顯祂的愛來幫助我,讓我能夠有一個重生的機會,從絕望的谷底爬起來。

從前,親戚朋友視我如鬼魅,避之惟恐不及,如今對我的態度完全改觀。今年2月份寒流時,我剛好去跟朋友收募款的款項,他叮嚀我要多穿衣服,我說我不擔心自己,只擔心沒有物資可以發送給睡在公園的街友,我的朋友聽到後,原本每個月固定奉獻2000元,那天又多拿出5000元,要我去買一些衛生衣去發放。

這些細節是我以前未曾想過的,但現在只要天候一變化,我想的不是我自己,我想的是如何照顧好這些街友、會眾,讓他們可以吃得更多更好。

人生的第3個階段,就是目前在中壢恩友的服事,我滿腦子想的就是如何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,包括中壢的低收入戶,大約有80戶的濟貧。等找到同工協助廚房的工作後,我就要到更偏僻的桃園復興鄉去服事。

回顧這一切,我深深明白,我們真正能夠依靠的只有 神,只有 神可以給我們無條件的愛。而當我們認識 神之後,我們的心要與 神的心相連,而且要把 神的話語讀到心坎裡,這樣才可以真正地將 神的話語行出來。



文字記錄:蘇曼珠姊妹、編輯整理:陳秀枝幹事
(※此篇為文字摘要,欲知詳細講道內容請洽行政同工購買CD。)
推薦親友 討論區 友善列印

奉獻匯款帳號:合作金庫(006)  自強分行  帳號5012-717-393691   財團法人基督教台北永約教會
Copy Right 2014 財團法人基督教台北永約教會 All Rights Reserved
關懷您專線/TEL:02-25172118 傳真/FAX:02-25158292
地址/104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101號8樓 E-mail:covenant@mail2000.com.tw
大園永約 TEL:03-3842297 地址/337桃園縣大園鄉西海村29號
  竹東永約 TEL:03-5103785 地址/310新竹縣竹東鎮仁愛路497號